钢蛋科摩萨比ᶘ ᵒᴥᵒᶅ

传说中的换装游戏。
做了十四和王妹。
正在长zhǎng头发的俩。
十四不能再像。😇

一只右眼糊了的小番茄。toma耶耶耶。


大半夜的来个速涂熊猫。。。一点也不像哈哈哈


原来以前的自己是多么的有文采。只不过是一年前的事。((((;゚Д゚)))))))

终于,众神之黄昏。

玉霖:

《雷神3:诸神黄昏》将于明年在澳大利亚的昆士兰州开拍,并且3月就开始启动项目,看来锤哥可以在自家门口拍摄了。诸神黄昏是非常黑暗的一个故事,在漫威原作中,洛基死了,奥丁死了,不知道电影会作何改动。《惊奇队长》也有可能会在澳大利亚拍摄。

最颜情头get!😂请叫我红领巾。


【锤基】Mon amour,yeux bleus我爱之人,至蓝之眸
 *基妹死亡
 *『』中为凌乱的心理描写
 *如果有奇怪的地方可以无视可以鞭打
 *有采用歌词和漫画对话的地方如果看着熟悉没错那可能就是歌词或者对话(太懒不想标注)
 *剧情不够bgm来凑。一下子整蛋都被虐成渣。提气氛必备。
 
   索尔的眼睛蓝很了洛基。他也恨极了索尔眼睛蓝的摄人心魄。
   那两孔晶体所拥有的靛蓝对于洛基来说。
      是蕴藏约顿海姆他所囚禁的最深寒洞穴中亿年的坚冰。
      是取于中庭他所藏匿最深沉岛屿下无光的海水。
      是遍布阿斯加徳神母逝世的深夜,他所不可见的烛光与星辰漫坠的邈廓苍穹。
   来自索尔的危险潭水映射锐利的光线比洛基的匕首更高明,使洛基的一尾尾银鳞于霎时剥落瓦解。尽数带走他的一切。使他远行在无边,没有地方可以停泊。
   从最初就注定洛基是因这双眼卸掉防备。    

      这一刻,他是个无法说谎的骗子,一个失去所有把戏的丑儿,他是真实的。所以洛基真切地感到喉咙慢慢被扼紧,胸腔却渐渐膨胀。尽管之前受求生的本能驱使,伤痕累累的指尖仍僵死地扣住索尔不断加重的手。
      但这一刹,可怜的洛基放弃了挣扎,瞬间的绝望便使泛白的双手泄了劲,余力只够尝试伸展攒紧的掌心覆盖他无法闭合的眼。
    『这样就看不见那双眼。』他怯于看见索尔的眼。
     可怜的洛基受到残忍的阻止。他所做的只剩徒劳。
     他放弃抵抗。可他也做不到。
     他想再看见索尔的眼。
  但洛基害怕看到索尔面对他时充血而暴出的狰狞的眼。
   『我多恨索尔的眼。』
  恨意都滋长在遥远的故事或是长久的累积,还有疯狂的想法。
     无数个潜入索尔梦境的夜晚,洛基都想用匕首精巧的剜出那两粒蓝星。
     无数回目睹索尔与女战神含情脉脉的场景,洛基都想那个蠢女人注视的是两个血肉横流的窟窿。
     无数次在人群边缘向凯旋的索尔投去隐蔽审视的目光,洛基都想从谄媚人群面前夺取索尔神气的眸子,直接吞咽下肚。
    『藏匿或是毁灭。』
  可是邪神,万恶之神,伟大的恶作剧之神也做不到。
    『我不能。』
  即使他是欺骗者,变幻者,被诅咒者,洛基。
      因为他的躯壳会在希芙炫耀与仇视并存的恶毒眼光下千疮百孔,他的身影会卑微丑陋如同觊觎财宝的矮人。
      因为他的嘴唇会在衔过如此瑰宝之后被荆棘与毒刺撕裂,他会像牲畜般被开膛剖肚刮骨吸髓。
      因为他的匕首会在凝视索尔的睡颜踌躇时从冷汗濡湿的手心滑落。
      因为他舍不得,他做不到。
      因为他没法掩饰,甚至没法保持沉默。
      因为他深爱着那双眼睛。比任何人都爱。
   因为只有洛基一个人孤独地在绝望中疯狂了。
     『永别了,希望与爱慕。』
     『那不属于我。』洛基想。『我于此一向不甚了解。』
   于此相反的是,他深知自己是众矢之的,是过街老鼠,既不能明目张胆的号哭,也不能理直气壮的控诉。他的生活如蝎,时刻反复蛰射着他的肉体魂灵。
    同时他也了解如果迫使自己心甘地闭上,闭上干涩颤动的眼睑,不见索尔的蔚蓝,那么死亡将会是易于接受的,那么在索尔被干燥温热的宽大手掌中咽气将是容易做到的。更甚者在索尔的双手松懈自己颈脖时,可以悲惨地获得最终的解脱。
      『我是洛基倔强而贪婪的双眼。』
      是不情移步而被冰封的潮湿绿苔,是不愿挣扎而溺死于飞鱼鳍下的青鸟,是不想逃脱而淹没在致命汪洋之中的矮草。
      『我是洛基不甘合阖而被苦楚海水缆红从盲的双眼。』
    而索尔。『是我爱与羞耻心的唯一。』
    我无比亲爱的神。
    就这样大睁着眼睛,洛基毫无畏惧地直视对方怒气烧灼的脸。感受附着薄弱动脉之上索尔如火钳般滚烫的手,他悲戚地从气管中挤出喑哑的笑声。『你是我的灵魂。』
   他意识中听见神震荡胸腔的怒吼。
      不要笑了。停下。不许再笑了。
   咆哮牵动残破的耳膜。
   似乎索尔说了许多,唯独没说,洛基,我们回家。
        『为什么不说。』索尔已疲倦。
        『最后一次。』而洛基热爱这句话。
   『我乞求你。』热爱到甚至羞于承认内心深处的懦弱每每为此可耻地悸动,从灵魂底部催出蜿蜒的痕。如同嗜血的毒藤爬满了全身。
     洛基的一切都在此中纠葛,细枝缠绕末节盘根。『求你吐出这句话。』他渺小的自我就只能在寻寻觅觅中寂寞漂泊一路狂奔,踽踽独行间边顾影自问,边执拗地重温。
       『让我把它捡去噎死人生。』
    然后来吧。『杀死我。』
        快杀死笑到最后的人,无家可归的唾弃者,阴险的赢家。
    罪证为该死的他得到了来自索尔的视线,他得到了索尔的眼睛。
      『拥有之后不会再渴求。』
    为他在这最后的生命中得到了来自索尔那炽热却未曾从自己脸庞离开的骇人视线,为他于这永久的时刻里得到了索尔给予于他的仇恨的眼睛,嫌恶的眼睛,悲切的眼睛。
    他将为此而死。为此疯狂。
      『成为尖叫的回声。』洛基想。『成为阴风的低语。』成为无法饶恕的罪。
    他将始终孤独地在绝望中疯狂。只单凭索尔至深如捕风弄月的星辰的眉眼望穿他一生,就能发现洛基身上有些习恶是无法戒除的瘾――迫于承受疼痛后把伤疤用谎言烙印几层,或者肆意放任自流而惯用于伤害。
     『这将是最糟糕的。』他将始终在这具将死的肉体里策划着阴谋,并嘲笑着,始终大笑着。
     『告诉我索尔。』
   直至涣散的水波于瞳孔中回溯,随即又因炙热的青岚色烈焰蒸腾。
     『我是那个让你厌烦的吗?』
   直至额前的液体逐渐透寒化作霜,冻结在灰绿静止的光点上。
     『我是那个让你失望的吗?』
   直至干涸的血块在嘴角结痂,麻木的心渐冻冰冷。
     『我是那个让你痛苦的吗?』
   直至他痛苦地咧开嘴,用咬碎牙齿的力度压抑因肺泡爆裂而从齿缝中不断溢出的腥甜。

     『是我吗。』伴随喉舌间拉扯出干哑的鸦声,鼻腔中气息撕裂出可笑的轰鸣。
     『我是那个让你深爱的人?』
       没有应答。
     『那我算什么?』
      没有回声。
    『我垦求你杀死我』,让索尔冠上弑神的罪名。
  这样他就能贪婪的炫耀说,『索尔的罪是为我专属,它祗遵于我直到结束』,直到遥远,『直到虚无。』
     可是这太邪恶。这会玷污阿萨的神。洛基的神。『我恳求你宽恕我刚才的自私与恶意,索尔。宽恕我根植于躯壳内图腾,是我失重的灵魂。』 
     洛基等待他的双手掐断脊梁同时掐断过往,洛基借用他的指尖刺入颈脉期望凝滞悲伤。
     他最好这样做了。
      『不然你将会在余生中带着噬脐莫及的悔恨度过余生。』
    让洛基心满意足。『而我也会不再找别人满足我。』
    他则会向索尔献上至始至终永生不渝的感情,以众神之父的名字,『让我欺骗自己,让我宣之于口,索尔是我此生的唯一。』
    让他肮脏的躯体在烈焰中燃尽。『我渴望的所有都能在他身上寻得,我希翼的所有都能够实现。』
    包括那双他挚爱的眼,『让它看着我离去,看着我口中泄出最后的气息。』
      『我为你而死。』
       索尔,正流泪的双眸。
      『包裹着我失色的瞳仁』 
        包裹着洛基颤抖但镇明的眼角。
      『别忘了是谁摒弃了自由,』索尔亏欠他吝啬的触摸,『又是谁成为最大的牺牲。』
     于狂暴造成不思议的静谧,他丧命。
     于胶着的眼眸,他葬身。
    『即使我碎了,你也务必要完整。』
 

     所以,洛基唯一的神祇,惟一的明了。
       『别徒留我一人。』
     用奥丁之子穷尽毕生蒙蔽九界的谎言。
        佑护我。
      『只要我死去就能延续妄想。』
        欺骗我。
      『只要我爱过你便此生不枉。』
     漫长促使现下封藏的每秒定格永恒。

     彼时万物将如此清晰可辩,能够潸看异端的世界暮云斗转参横。
     彼时他将如此爱恨分明。

    可惜此刻的他多想疯狂吻谁,又多困。

明天拿去重印的线。稿